教協、民陣解散?So what?

教協、民陣相繼宣佈自行解散,極權無下限打壓社運故然令人憤怒,但失去傳統大型民運組織真的是壞事嗎?

催生於資訊不流通的年代,民運組織以“規模”換取“效率”,承擔了籌辦活動、集中資源、通訊聯絡等功能;但現今科技已令人可以在彈指之間連接全世界,個人或小團體已經能取代以往大型組織的功能。加上往日的政權(相對地)會自我約束,民運組織大多建立在“法律有險可守”的前提下;但在國安法年代,組織越大,目標越大,如果架構臃腫、手段一成不變,消亡只是時間問題。

回想2019-2020年,坐爆機場、大三罷、全港開花等直接行動,G20全球登報、香港民主女神像,18區連儂牆等各大文宣,還有較長遠的黃色經濟圈、成立工會、記錄片等;最突破性、最有創意、最有效的活動都是由香港人自發舉行。驚人行動力背後是以”每日”或”每小時”為單位,由少數人即可統籌執行,化無形於有形的靈活性;教協、民陣在極權打壓下選擇自我了結,其實只是早了幾天榮休。

自己香港從來只可以自已救,失去傳統大型民運組織護蔭正是香港人擺脫“飯來張口”陋習,學習主動參與社會事務的機會;民主公民社會就是將權力及責任同時交予每一位公民,由公民思考、決定、主導行動並承擔後果,而不是follow the herd。香港人在2019年做到,今後都必定做到。

延伸閱讀:20 種方法對抗暴政
https://www.cup.com.hk/2017/07/18/20-ways-counter-tyranny/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