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Side B》ISSUE 02|回歸大限電影 重塑未知的混沌狀態

  • 出版社:誌傳媒有限公司
  • 出版日期:2022/08
  • 出版地:台灣

$135.00

《Side B》創刊號之後四個月,《誌》即將推出第二期《Side B》,今期將推出雙封面故事,包括與香港導演深度訪談,剖析九七大限電影,以「消失」尋找「消失」;三位香港獨立記者遠赴烏克蘭找到採訪的故事;今期更邀請到亞洲國際記者分析韓國選舉之弊。

回歸大限電影 重塑未知的混沌狀態

這一秒的開始,象徵着上一秒的終結。大限過去,當日已死。

審視今日的香港,每天似是「大限」將至,這秒還有的自由,下一秒被褫奪。回歸25年,回望「大限」的恐懼,當天的心情依然模糊不清。今期<回歸大限電影 >,以無以名狀的「消失」尋找「消失」。

香港九七前後,不少電影創作人對新時代感到疑惑、悲觀,面對兩面不是人的身份危機和不敢宣之於口的不安,這些情緒也寄託在電影裏。大限當前,有人逃避,在「假期」中胡鬧一番,黃秋生與邱禮濤導演在沒有王晶的監督下,一邊拍攝一邊創作《伊波拉病毒》;有創作者正視自身的身份問題,盡地一鋪,陳果自命「革命」,將獨立電影玩到最盡,用過期菲林拍下《香港製造》;有人趁「無人理會」的特殊時空,與「神探」共同創作非一般的警匪片,趙崇基就此拍下《三個受傷的警察》。

電影裏的香港主體性,香港人是否一直「鬼揞眼」看不見?在這個艱難時期,香港人的內涵是甚麼,還有待探究:「正因為『香港人』三個字現在隨時可能化為歷史陳跡,之前過渡期電影或有被重新討論的必要。」

昔日的死,是今天的生,行哪一條路,在死亡之前,面貌縱是模糊,也需認清自身的輪廓。香港電影,不如重頭再來。

訪問名單:陳果、關錦鵬、趙崇基、朗天